主页 > 国内 >

理想禁区_爱奇艺腾讯视频斥巨资打造爆款网综:质疑不断,戴镣铐跳舞

爱奇艺和腾讯视频斥巨资打造的两档头部综艺《中国新说唱》和《明日之子》自上线以来纷争不断,好不容易闯过了“冠名商撤资”、“延期&停播”如期上线,音乐侵权、舞台抄袭、生造热搜词等不够skr的行为使节目赢得收视的同时也获得了一些质疑。

满屏的中国风和无处不在的正能量体现了节目极强的“求生欲”,但把握不好就会略显尴尬,使节目的观赏性大打折扣。如《中国新说唱》从第一期学历比拼到1v1对决选手如出一辙的Peace and Love,网友大呼不够过瘾,与去年《中国有嘻哈》强调的real大相径庭,目前看来,节目也很难有亮点选手出圈。

而网综今年的系列变化与广电总局的重拳出击不无关系。

7月初,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发布文件表示,要进一步严把节目导向和内容,对偶像养成类、选拔竞秀类节目严格评估,确保导向正确方可播出。

与往年总局下达“禁令”文件后网友的强烈反对不同,此次网上的舆论却是一边倒向了“支持停播”“早就该管管了”“投票都是骗钱的”。

视频网站头部节目问题频出,加之今年以来每档节目的播出似乎都伴随着高热度、高争议的话题,进而演变为全网事件和社会问题,一时间,看似发展蓬勃的网综未来发展变得扑朔迷离。

广电动作频出,网综戴着镣铐跳舞?

2016年网综井喷以来,资本迅速聚集,节目内容也开始从野蛮生长走向多样化和IP化。但现象级综艺的火爆往往带来一系列舆论争议和社会问题。

2017年6月,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网络视听节目创作播出管理的通知》,进一步规范价值扭曲、内容低俗的网络节目及带来的不良社会风气,一时间各大视频网站的大量网剧、网综接连下线。

今年1月,广电总局提出广播电视嘉宾“四个不用”标准,以及“纹身艺人、嘻哈文化、亚文化等不用”。随后,嘻哈歌手全部退出传统媒体节目舞台;《中国有嘻哈》第二季更名为《中国新说唱》,严格审查选手资质。

如今总局对暑期档网络节目的进一步指示不免让人心生疑虑,是否大量爆款网综的上线及《创造101》后期的频繁出圈以及导致的一系列媒介事件引发了总局的关注?而险些停播的头部节目又是否成为“限秀令”的首批牺牲品呢?

华东师范大学传播学院副教授吴畅畅在接受蓝鲸记者采访时表示,一档节目的火爆引起节目的同质化现象自传统媒体时代就开始出现,只不过视频网站资本变现更强大,情况也更严峻一些。视频网站作为民营企业,不像传统国营单位便于广电总局直接管理,总局对网综一直有所规制,只是程度不同。至于网综在多大程度受到管控,这是我们要探究的问题。

网综节目背后的资本介入同样不容小觑。与传统媒体相比,网综即时利益可即时变现。目前各个视频网站的节目制作成本不断攀升,头部综艺都已超过2.5亿元,除广告、会员的收益外,粉丝投票成为视频网站变现的重要渠道。

《创造101》总决赛前,粉丝公开集资超过5000万元,更有相关人士表示,部分操作已涉嫌非法集资,广电此次出手整顿调控或与之相关。

“今年头部节目特别多,表面上总局拿这些有影响力的节目开刀,但总局关注的核心点,从来不是节目的集中上线和制作问题,而是参加节目选手的负面新闻多以及线下投票不清不楚,由此带来的社会风气和影响力才是被关注的重点,这个层面上,我觉得总局不只是说辞。”吴畅畅说道。

头部之争战火升级,垂直深耕仍是趋势

从去年开始的嘻哈、街舞、选秀综艺到今年的机器人综艺和男团女团,从腾讯视频和爱奇艺会员数的较量到爱奇艺上市,视频网站第一梯队的头部之争从未停止。

2018年3月17日,爱奇艺在招股书中公布会员已达6010万,次日,腾讯公司副总裁、企鹅影视CEO孙忠怀公开宣布腾讯视频的最新付费会员数达到6259万,成为国内视频网站已公布的最高付费会员数。

而今年年初以来一系列爆款网综确实使得视频网站尝到了甜头。

今年4月,爱奇艺CEO龚宇在爱奇艺Q1财报公布之时曾表示,2018年第一季度爱奇艺业绩表现强劲,会员服务和广告服务均取得显着增长,这主要是归功于季度内推出的一系列自制综艺节目。

5月,据艾瑞数据资料,腾讯视频月独立设备数60371万台,环比增幅1.1%,升至移动端视频app榜榜首。

吴畅畅告诉记者:“利润变现角度来说,腾讯视频的市场导向和市场逻辑或可在短时间内更加有所建树。腾讯在粉丝本身自发的变现价值上抓的很好,他们懂得做粉丝需要成本,从而在投票上死心塌地。但做下游产品开发还是爱奇艺的生态模式更加成熟。”

公开资料显示,《偶像练习生》最终C位出道的蔡徐坤拥有五十万的粉丝,在总决赛中共获得两百万的点赞;而在《创造101》的总决赛中,孟美岐凭借十几万粉丝的投票一人独揽1200万的点赞,集资规模和变现能力不言而喻。

放眼BAT三大视频网站,爱奇艺有自己的“IP生态战略”,腾讯做起了“新偶像战略”,优酷则在“这就是..战略”持续发力。三大视频网站都在攻城略地,部署着自己的行业版图。

“但所有战略都在围绕垂直细分市场开发,本质上是一致的,偶像也是垂直市场中的一部分。”

如果说2016年是网综爆发的元年,那么今年则是网综做垂直细分类节目的元年。

移动互联网时代传播成本变低,小众的内容盯准用户群也会受到关注。这是《中国有嘻哈》带来的长尾效应的启示,或者说做出了综艺内容垂直细分深耕的尝试。

“目前中国市场的粉丝呈部落化趋势,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中国人口基数大,其部落内的体量之大足够满足变现的利润诉求,也就造成了长尾效应的神话。但出圈都是偶然的,做节目时是不会想到的。”吴畅畅表示。

除了对准正在崛起的亚文化群体,现象级综艺必然有些“点”戳到了当下的某种社会情绪。如《中国有嘻哈》的“diss”文化或契合了年轻人压力之下渴望宣泄、自由表达的情绪,而《创造101》中王菊的出圈爆红恰好满足了当代女性对独立精神的认可。

未来网综节目各类垂直细分市场仍会层出不穷,但出圈的节目会比较少。如何平衡价值导向和流量焦虑,是视频行业需要重视的问题。

wei lai wang zong jie mu ge lei chui zhi xi fen shi chang reng hui ceng chu bu qiong, dan chu quan de jie mu hui bi jiao shao. ru he ping heng jia zhi dao xiang he liu liang jiao lv, shi shi pin hang ye xu yao zhong shi de wen ti.

当前文章:http://www.okgramy.com/7uf25p8c/361964-448586-16872.html

发布时间:19:05:53

金牛网四码中特??139kj开奖记录??单双中特全年资料??45449.com??香港正版资料一二三??www.742299.com??6211金钱豹??7478香港开奖结果??今晚香港挂牌什么马??本港台开奖现场直播118??

【责任编辑:admin】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